首頁 > 歷史 > 內戰 > 正文

運用正義的戰爭,是為了爭取更大的和平

時間:2019-06-08 23:13:27        來源:

 

和平作為戰爭的對立物,從來就不是建立良好愿望基礎上。爭取和,必須準備打,即在戰爭不可避免時,通過給敵以有力的打擊,使其感到得不償失,從而制止戰爭,實現和平。先秦時期,《司馬法》就有“以戰止戰,雖戰可也”的論述。新中國立來,我們曾進行了數次自衛反擊作戰。通過正義戰爭,顯示中國人維護和平制止戰爭的力量、意志和決心,從而有效制止了可能發生的更大規模的戰爭,維護了中國乃至世界和平。

痛殲來犯之敵,以小戰防止大戰

一個國家的戰爭能力、意志和決心一旦在實戰中得到檢驗發揮,它的威懾效應和遏制作用就會更加明顯。因此,面對強大敵人侵略威脅,只有通過實戰來控制戰爭規模和升級才能達到以戰止戰的目的抗美援朝戰爭就是中國以實戰遏制戰爭的典型例子。

朝鮮義勇軍在刷寫抗戰標語

1950年6月,美國出兵侵略朝鮮,將戰火燒到新中國門口,并派第七艦隊開進臺灣海峽,阻撓中國實現統一嚴重威脅中國的安全人民的和平生活。中國曾多次向美國表明堅決捍衛自身權益立場和決心。

1951年10月,毛澤東中國人政治協商會議上說:“我們不要去侵犯任何國家,我們只是反對帝國主義者對于中國的侵略。大家都明白,如果不是美國軍隊占領中國的臺灣、侵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打到了中國的東北邊疆,中國人民是不會和美國軍隊作戰的。但是既然美國侵略者已經向我們進攻了,我們就不能不舉起反侵略的旗幟,這是完全必要的和完全正義的。”

但是,美國方面很多人對此極端輕視。1950年10月15日,即中國出兵朝鮮的前幾天,美國總統杜魯門和麥克阿瑟等人在太平洋上的威克島開會。杜魯門問中國干涉的可行性有多大時,麥克阿瑟還認為由于種種原因,中國不可能介入朝鮮戰爭,戰爭將很快結束。麥克阿瑟向杜魯門夸耀,“如果中國人試圖進兵平壤,將會有一場最大屠殺。”

麥克阿瑟在威克島做出中國不會出兵的錯誤判斷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僅僅依靠口頭上的抗議,或者所謂公開的聲明根本不能維護和平、制止戰爭。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通過對國際形勢的周密分析,作出以武力防止戰爭擴大化的決策,決定派遣志愿軍出兵朝鮮。當時,新中國除了急需和平環境重建經濟外,中國軍隊要與強大的美軍較量確實存在著許多困難國內外許多人都在擔心,中國軍隊的參戰會不會引發中美之間全面戰爭。

毛澤東則認為:我們當然要作好這方面的準備,但是,“只要我軍能在朝鮮境內殲滅美國軍隊”,則美國和中國宣戰的嚴重性雖然依然存在,“但是,那時的形勢變為于革命陣線和中國都是有利的了。這就是說,朝鮮問題既以戰勝美軍的結果而在事實上結束了,那么即使美國已和中國公開作戰,這個戰爭也就可能規模不會很大時間不會很長了”。

我國志愿軍在朝鮮戰場

朝鮮半島之戰,美國“戰爭局部化”政策形成有諸多原因,但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遭受重創,是其放棄戰爭擴大化企圖的主要原因。戰后,在談到抗美援朝的意義時,毛澤東也指出,正是由于我軍的勝利,所以才“推遲了帝國主義新的侵華戰爭,推遲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因為“帝國主義侵略者應當懂得: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表明,世界上愛好和平的人民如果要想得到和平,就必須用積極的行動來制止侵略。

政治軍事斗爭雙管齊下,以打促和

國家之間處于交戰狀態下,如果尋求合作與和平,往往沖突各方均無力消滅對方的前提下,不得不采取的一種“妥協”。毛澤東歷來認為,戰爭一旦開始,要打就必須“打狠打痛”,懲罰教訓震懾侵略者,使其不得不尋求妥協以結束戰爭,從而達到以戰止戰的目的。

朝鮮戰場

1950年11月18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一個月,毛澤東就致電彭德懷等人。“美、英、法對我毫無辦法,悲觀情緒籠罩各國,只要我軍多打幾個勝仗,殲滅幾萬敵軍整個國際局勢就會改觀。”

當時,盡管中國多次呼吁和平解決問題,但美國根本不予理睬。面對這種情況,毛澤東在總政關于紀念建軍24周年指示稿上批示:“我前方部隊,必須鼓勵士氣繼續英勇作戰,千萬不可有絲毫的松懈,不要作此次可以和下來的打算,而應作此次和不下來,還須繼續打、還須給敵人以大量的消耗和殲滅,然后才能和下來的打算。只有我們作了此種打算,才于爭取最后勝利有益處,否則是沒有益處的。”

正是中國人民志愿軍與朝鮮軍民團結一致,浴血奮戰,給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南朝鮮軍以沉重打擊,美國才不得不同談判。在談判中,美國又在各種問題上討價還價,并不時叫嚷“讓炸彈大炮機關槍來辯論”。

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

1953年2月7日,毛澤東在全國政協一屆四次會議上宣告:“我們是要和平的,但是,只要美帝國主義一天不放棄它那種蠻橫無理的要求和擴大侵略的陰謀,中國人民的決心就是只有同朝鮮人民一起,一直戰斗下去。這不是因為我們好戰,我們愿意立即停戰,剩下的問題待將來去解決。但美帝國主義不愿意這樣做,那么好吧,就打下去,美帝國主義愿意打多少年,我們也就準備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國主義愿意罷手的時候為止,一直打到中朝人民完全勝利的時候為止。”

正是有了以打促談的正確方針,才牢牢掌握了戰場上的主動權,也牢牢掌握了談判桌上的主動權,才有了朝鮮停戰協定的最后簽字。毛澤東后來說,朝鮮停戰的經驗證明,只有我們力量強大,在戰場上給敵人的打擊愈多愈痛的時候,和談才有可能獲得成功。所以應當邊打邊談、談談打打,兩者不可偏廢。決不可因為和談而稍為放松自己在軍事上打擊敵人的努力

當然,毛澤東又指出,軍事行動既要打痛對手,又要有所節制,防止事態惡化,控制戰爭升級。打狠打痛不是無休止地打下去,而是要做到適可而止,見好就收。戰爭目的、戰爭規模、戰場范圍、戰爭節奏都應該有所限制,在戰爭過程中邊打邊談,“政治斗爭與軍事斗爭雙管齊下”,牢牢把握政治上和軍事上的主動權,才能獲得較好的政治和軍事效益。

簽訂朝鮮戰爭停戰協議

以戰爭勝利遏制潛在戰爭的爆發

毛澤東指出:“我們是戰爭消滅論者,我們是不要戰爭的;但是只能經過戰爭去消滅戰爭,不要槍桿子必須拿起槍桿子。”以戰止戰,不僅體現在通過勝利以打促和,以小戰避免更大規模的戰爭,更體現在通過戰爭勝利,遏制其它潛在戰爭的爆發。

中國人民志愿軍的機槍陣地

朝鮮戰爭爆發前,為了遏制美國進一步擴大戰爭的圖謀,中國曾通過間接或者直接方式向美國傳遞信息,力圖為美國劃一條中國進行直接軍事干預的底線。1950年9月30日,美軍占領漢城后,周恩來總理曾公開宣告:“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對于中國領導人公開傳遞的威懾信息,美國很多人認為“周恩來的聲明無疑部分是嚇唬人的,目的是阻止英國關于朝鮮議案中的決定性行動。”

我軍戰士在朝鮮戰場上浴血奮戰

10月3日凌晨,當美國軍隊正企圖越過三八線,擴大戰爭之際,由于中美之間沒有外交關系,周恩來緊急約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請印度政府通過英國轉告美國:

1、美軍企圖越過三八線,以擴大戰爭,我們要管,這是美國政府造成的嚴重情況。

2、我們主張朝鮮事件應該和平解決,不但朝鮮戰爭必須立即停止,侵朝軍隊必須撤退,而且有關國家必須在聯合國內會商和平解決辦法。

這是中國通過第三方向美國明確提出嚴重警告。此時,盡管美國一些人逐漸認識中國出兵朝鮮的可能性在增大,但大多數決策者認為新中國沒有能力,也沒有決心與美國發生公開的軍事對抗

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美國對于新中國的戰爭能力和戰爭意志有了全新認識,讓世界上頭號敵手親身體驗了新中國的國防實力,從而達到長期和平目的最有效的手段。從此以后,沒有一個國家再敢像鴉片戰爭以來一百多年的時間一樣隨便就打中國主意了。

軍戰士在援越抗美戰爭中進入友誼關

后來的越南戰爭完全證明了這一事實。1964年,美國加緊了對越南的侵略,將戰火燒到了中國的南大門,使中國的安全受到了直接嚴重威脅。中國再次面臨著與朝鮮戰爭前期相似的局勢。8月6日,毛澤東親自批閱并發表的《中國政府抗議美國侵犯越南的聲明》上嚴正指出:“中國人民絕不會坐視不救。”中國通過美國最為親密盟友英國向其傳遞信息:

1、中國不會主動挑起對美國的戰爭;

2、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

3、中國已經做了準備;

4、戰爭打起來,就沒有界限。

抗美援越中擔任防空作戰的我軍高炮部隊

這時,對于中國發出的威懾警告,美國再也不認為是“訛詐”。1966年1月25日,美國助理國務卿鮑爾致總統約翰遜的備忘錄中,對升級戰爭可能導致與中國的戰爭危險進行了評估。最后,備忘錄引用了朝鮮戰爭期間杜魯門和麥克阿瑟之間的對話,并認為“我們應該永遠不要忘記杜魯門總統和麥克阿瑟將軍之間一場對話的內涵”。因此,盡管美國已從特種戰爭上升到局部戰爭,飛機也對北越進行了大規模轟炸,其地面部隊卻限制在北緯十七度線以南

以戰爭邊緣政策對付戰爭邊緣政策

所謂“戰爭邊緣政策”,是美國20世紀50年代提出的一項以戰爭訛詐為手段的對外政策。1956年1月16日,美國《生活》雜志刊登了一篇專訪,文內記載了時任美國國務卿杜勒斯的談話。杜勒斯提出“戰爭邊緣”的主張:“我們被帶到了戰爭的邊緣……到達了這個邊緣而又不卷入戰爭的本領,就是一種必不可少的藝術。”成功的戰爭邊緣政策,實際上就是一種類似“走鋼絲”的威懾戰略,它應該包括以下幾個方面:敢于冒戰爭風險運用軍事手段,能夠控制危機不至于爆發戰爭,結束危機并達成戰略目的。

1958年炮擊金門,毛澤東成功運用戰爭邊緣政策對付美國的戰爭邊緣政策。

1958年夏,中東事件發生后,美國在入侵黎巴嫩的同時,積極支持蔣介石集團大陸沿海地區騷擾,使臺海地區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國內外很多人對此十分擔心,怕引起中美之間的直接對抗,甚至引發大規模戰爭。

1958年9月,毛澤東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對形勢進行了詳細分析與判斷,認為中美之間不會打起來,“雙方都怕,但是他們怕我們比較多一點,因此戰爭是打不起來的”。毛澤東認為對中國形勢有利,可以尋找最有利的斗爭方式,跟美國進行斗爭。

解放軍炮擊金門島

在炮擊金門過程中,就像毛澤東后來會見外賓時談到的那樣:“我們學了杜勒斯的‘戰爭邊緣政策’,杜勒斯當了我們的先生。他的‘戰爭邊緣政策’是對著我們的,我們也用‘戰爭邊緣政策’對付他們。”“美國軍艦距離在我們炮彈射程之內的海島只有三海里。他們在戰爭的邊緣,我們也在戰爭的邊緣。我們以‘戰爭的邊緣’來對付‘戰爭的邊緣’,結果他們不敢前進,只到戰爭的邊緣為止。我們不打他們,他們也不敢動,他們看我們,我們看他們,看了兩個多月。”

炮擊金門打破了美國的戰爭邊緣政策,取得了豐碩成果

1、大大打擊了國民黨軍在東南沿海地區肆意囂張氣焰;

2、頂住了美國對中國的戰爭恫嚇,挫敗了美國制造“兩個中國”的陰謀;

3、摸清了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底牌

4、牽制了美國對中東地區武裝干涉內政的圖謀;

5、在國內起到了鼓舞斗志、穩定人心的作用;

6、在國際上增強了第三世界不畏強國信念

新中國成立以后,毛澤東等中國領導人一方面積極倡導世界和平,另一方面通過積極備戰、以戰止戰等方式,向帝國主義顯示了中國人民的能力和決心,有效維護了中國乃至世界的和平與安全。從國際上來看二戰之后,亞非拉國家紛紛學習中國,學習毛澤東,抓起槍桿子,以武裝斗爭的形式尋求民族解放,把西方國家打回了談判桌,從而為制止戰爭維護世界和平作出了應有貢獻

中國為廣大亞非拉地區人民的民族解放提供參照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