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抗戰 > 正文

抗日奇特一戰:新四軍只出動二個營,為何挫敗了三萬敵軍大掃蕩?

時間:2019-06-08 11:54:39        來源:

抗日戰爭時期,曾上演過這樣一次奇特戰斗:在日偽軍新四軍根據發起大舉掃蕩之時,一支新四軍部隊實際兵力只有二個營)趁敵人后方空虛之時,輕裝疾進,直撲日偽軍設在蘇北的大本營,在無一人傷亡情況下,奪取了一批戰馬,打了一場漂亮的奔襲戰。其重要意義在于,新四軍只出動了二個營,就挫敗了三萬余日偽軍實施的大掃蕩。

1942年秋,日偽軍糾集數達三萬余人,大舉掃蕩淮海地區淮北、泗水地區的泗陽、淮陰等地。新四軍二師、三師和四師的部隊分別與日偽軍戰斗。

10月18日晚,新四軍二師五旅十四團二營營長祝平安、教導員張萬合接到上級指示:立即收攏集結部隊,前往團部受領任務

當祝、張二人趕到團部時,團首長正對著地圖研究情況。團長宋文、政委胡煒詢問了二營這兩天戰斗行動的情況后指示:敵人的“掃蕩”還很瘋狂我軍除在根據地積極打擊敵人外,確定二營留一個連隨團部行動(當即確定留下四連),另外二個營及營部由副團長李世安率領,乘敵后方空虛之際,奔襲日軍設在蘇北的大本營——淮陰城。

當祝平安問到具體打哪一點時,宋、胡首長則表示:由二營偵察后研究確定。部隊行動要秘密迅速,要造點聲勢,打他個雞飛狗跳墻,以震撼敵人,迫使“掃蕩”之敵回撤。

任務確定后,李世安隨祝平安和張萬合一道于19日2時趕回營部。祝平安派偵察班長蔣宗勝率便衣偵察組立即出發,到淮陰城關南部三、四里處小張莊找地下情報員張炳玉聯系,盡一切辦法搞清敵情地形道路,并于19日夜11時,在小張莊村頭等侯部隊。

接著,召開各連干部會議,傳處團首長的指示,研究部署了戰斗行動準備工作眾人情緒振奮,心情激動,六連長張錫挺興奮地說:“敵人掃蕩根據地,我們要抄他們的老窩……”

19日黃昏,部隊輕裝出發,以每小時十里多的速度向淮陰城關疾進。晚11時多到達小張莊,偵察員、情報員均在村頭路邊等候部隊。原來我們最擔心的是怕找不到情報員,搞不清情況,現在心上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此時偵察員和情報員已查明,淮陰城的敵人大多出發了,日偽軍有一個騎兵今天剛從外地撤回,駐在城關十里長街據點內。敵據點有圩壕、鐵絲網和地堡中間大炮樓一座。敵馬廄在圩壕外側,有軍馬七八十匹,廄外有鐵絲網一道。

副團長李世安在聽取情況匯報和大家的意見后,當即決定,對敵據點進行襲擊集中力量奪取敵人的戰馬。要六連集中火力封鎖敵捷門及正面阻止敵人沖擊,連主力突進馬廄奪馬,要五連以一個排從側后對敵據點實施佯攻,吸引牽制敵人,連主力準備阻擊敵人可能的增援。六連打響后,五連再打,要速戰速決。任務明確后,對部隊進行了簡短的動員和交待,立即向敵據點前進

部隊在情報員、偵察員的帶領下,沿著小道、小巷,鴉雀無聲地前進。20日1時許,摸到敵據點服前,六連以飛快動作沖向敵馬廄。警戒馬廄的幾名偽軍還沒弄清怎么回事,即活捉一名,戳死一名,有兩個丟下槍,拼命地逃到據點里去了。

據點的哨兵發現有情況,立即向新四軍射擊,住在炮樓和房內的敵人從睡夢中驚醒,急急忙忙地集中一個多排的兵力,向馬廄方向沖來。經新四軍猛烈射擊,敵人死的死、傷的傷,其余的迅速龜縮進炮樓內。

與此同時,五連部隊也從側后向敵射擊、投彈,吸引和牽制了敵人。敵人再未敢出炮樓,只是盲目地向新四軍射擊。

六連沖進馬廄后,在手電筒的照明下,兩排大洋馬,展現面前戰士們興奮極了,有的說:“唉呀,我從出娘胎,也沒見過這么多大洋馬。”幾十名戰士,一下子沖進馬廄。

洋馬在手電筒的亮光刺激下,顯得很驚慌,吼叫聲和蹄子的蹦跶聲響一片。戰士們動手解韁繩,解開一匹牽出一匹。有的解開了,由于左右有馬堵著,牽不出來。六連長大叫道:“快點把系馬索割斷!”

系馬索被割斷幾處后,前面把馬牽出來了,后面的馬也驚慌地跟著沖了出來,全部馬匹很快沖出了馬廄。

由于外面槍聲激烈,一群馬擁在一起,亂擠、亂蹦、亂踢,脫韁的馬匹沿著十里長街到處亂奔。有些戰士力氣小,牽在手中的馬也被掙脫逃跑。頓時,槍聲、炮聲、手榴彈聲、馬的吼叫聲、奔跑的馬蹄聲,奏出了美妙而雜亂的交響曲。

淮陰城內的敵人大部外出,城內留敵不多,又摸不清情況,始終未敢出來增援,只是盲目地放槍打炮,以壯自己的膽子。

新四軍勝利完成突襲敵人、奪取戰馬的任務,于20日3時,順利撤離了淮陰城關。戰斗中除情報員張炳玉負傷外,部隊再無一人傷亡。

新四軍撤離城關后,敵人還在盲目地射擊,戰士們風趣地說:“敵人還歡送我們呢!”

部隊懷著勝利的喜悅,騎著繳獲的36匹高頭大馬,經過40多里的行軍,于20日7時多,回到淮泗根據地。住地群眾興高采烈,熱情歡迎部隊,人們圍著大洋馬說:“咱們的部隊真神啦,能到淮陰城牽鬼子的馬!”“小鬼子光知道出來‘掃蕩’,就不知道咱們的部隊會抄他的家!”

夜襲淮陰的勝利消息迅速傳開,鼓舞了淮泗地區的廣大軍民,震撼了敵人。向新四軍根據地“掃蕩”之敵,被迫于10月22日全部撤回淮陰、泗陽。三萬余日偽軍實施的大掃蕩,就這樣被新四軍二個營冰消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