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野史 > 正文

老太婆對朱元璋破口大罵,當知其身份后,趕緊將她接回家服侍終身

時間:2019-06-08 23:06:35        來源:

說起朱元璋按照史籍記載,朱元璋是一位英明的皇帝執政期間做了一系列有關制度改革土地利用、拓寬外交提升社會福利等方面措施。他不僅恢復了社會生產力,還建立了一支強大軍隊,奠定了明朝的基業。其功績頗豐,深得民心,史稱“洪武之治”。

朱元璋聰明而有遠見,神威英武,收攬英雄,平定四海,納諫如流,求賢若渴,重農桑,興禮樂,褒節義,崇教化,制定的各種法規都很相宜,前所未有。但是,他性格嚴明,晚年偏好誅殺,使得一代開國元勛很少有善始善終者,這是他的缺點。

那么,如此杰出的皇帝為什么會被一位老婦人當眾痛罵其忘恩負義呢?并且,他還沒有絲毫憤怒之意,有的只是滿臉的羞愧。

據傳,在朱元璋稱帝后,有一次外出巡視,一名老婦人攔住他們,大罵朱元璋。

朱元璋納悶不解,令士兵將其帶到自己面前,只見是一位衣履闌珊的老婦人,問她:為什么要罵自己,老婦人答道:“你還記得韓嗎?我是他的母親,并且,痛斥皇上忘恩負義。”朱元璋一聽,大驚,想到往事,心有愧疚。之后,朱元璋將其帶回好生伺候,就像對待自己的母親一樣

那么,韓成究竟是誰呢?朱元璋真的如老婦人所罵的一樣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嗎?且讓我們來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故事主人公韓成與朱元璋的相貌、身材都十分相似,濠州虹縣(今安徽泗縣)人。在朱元璋還沒有成名,還只是一名小將時就跟隨在他身邊。韓成打小就勤于習武,性情也十分忠誠耿直,深得朱元璋的信任,便一直留在朱元璋身邊。

朱元璋本是一介布衣,后為實現心中抱負,加入了紅巾軍,在郭子興手下做事。朱元璋在義軍隊伍中表現突出,為人也機警靈敏,很快便得到了郭子興的重用。但是,后來,紅巾軍分成了兩派,黨派紛爭讓朱元璋很是頭疼,便最終決定另起山頭,打開新的局勢,以實現自己的宏圖大業。

經過幾年的努力,朱元璋也是打出了名氣,占領了不少地方直到在占領應天這塊土地時,遇到了心狠手辣的對手陳友諒。為了守住領地,朱元璋與康茂才設計誘敵,陳友諒大敗,灰溜溜的回去了,朱元璋順利的占領了應天。

但是,陳友諒一直懷恨在心,苦苦等待翻盤的機會

終于,在1363年,朱元璋軍隊中發生內亂,張士誠火上澆油,派兵進攻安豐,朱元璋急忙趕來救援,但是,還是失去大將劉福。在搶救劉福兒子韓林兒時,被陳友諒見縫插針,率大軍進攻洪都。但是,卻與朱元璋侄子僵持不下,整整打了十幾天,雙方都精疲力盡。

好在,此舉這也給了朱元璋回頭營救時間,最后陳友諒只能撤軍,在鄱陽湖迎戰朱元璋。

鄱陽湖的一戰也可以說是朱元璋生命中關鍵的一戰,戰爭很是激烈,誰曾想朱元璋隊伍節節失利,一直敗退。

就在朱元璋準備撤離時,戰船竟然擱淺了。軍隊被陳友諒的隊伍層層包圍,幾名大將紛紛喪命于此,情況十分危急。敵方將領還步步緊逼,直接喊話要朱元璋自殺,便放過其他人一命。朱元璋見局勢已定,必敗無疑,也不忍讓其他兄弟隨自己喪命于此,便做好了獻身的準備。

但是,就在此時,韓成站了出來,說:“我愿代將軍一死!”諸將分分贊成,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便直接將朱元璋衣物脫下,交由韓成換上。

朱元璋問韓成:“你可還有什么后事要囑托我?”韓成一臉大義凜然地回答道:“我一生為國,大義未成,豈復念家。”

說完走向甲板,對敵軍大呼道:“我就是朱元璋。”說完就直接投入湖中。

大概是韓成與朱元璋面容、身形都太過于相似,敵軍竟沒有絲毫懷疑,紛紛放松警惕,爭相下水撈尸準備回去邀功。朱元璋和他的部將乘此機會逃出包圍,回到營地后。之后,朱元璋苦思冥想,想要找到破敵之招。

后來,在多次雙方糾纏時,朱元璋發現了小船作戰的靈敏性,加以火攻,最終打敗敵軍,射殺陳友諒。

因為有了韓成的替死,朱元璋才有機會成就霸業,但是,朱元璋于洪武元年南京登基時,對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加官進爵,卻忘記了韓成,這不免有忘恩負義的嫌疑

韓成的母親對兒子白白喪命,都沒人記得,替兒子感到痛心,這才攔架大罵。朱元璋也心有愧疚,追封韓成為高陽侯,并為他修建府第,侍養其母終身。

朱元璋被老婦人辱罵這件事,卻也是朱元璋考慮不周,沒有考慮到韓成還有一個母親需要贍養。但是,人無完人,知錯能改,也不枉稱為一代明君。

拋開這些不談,朱元璋對待百姓也是盡心盡力,在政幾十年,任勞任怨,親歷親為,為民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洪武三十一年閏五月初十(1398年6月24日),朱元璋駕崩于應天皇宮(南京故宮),并且,下遺詔:

“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憂危積心,日勤不怠,務有益于民。奈起自寒微,無古人之博知,好善惡惡,不及遠矣。今得萬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孫允炆仁明孝友,天下歸心,宜登大位。

內外文武臣僚同心輔政,以安吾民。喪祭儀物,毋用金玉。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改作。天下臣民,哭臨三日,皆釋服,毋妨嫁娶。諸王臨國中,毋至京師。諸不在令中者,推此令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