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90后”女干部刷新最年輕職務犯罪紀錄 實在令人咋舌

時間:2019-09-18 22:45:39        來源:

 大多數年人的印象里,提起“90后”,第一反應恐怕都是“他們還是孩子”。盡管最年長的“90后”已經28歲,最年輕的也已步入成年,但“90后”代表的,是一支年輕、新鮮社會力量,并被寄予厚望。

“90后”們創造了許多建功立業的記錄,也做出了許多令前人稱道的非凡成績。“最年輕的CEO”“最年輕的副教授”……一個個頭銜被“90后”摘取,令人不得不贊嘆“后生可畏”。然而近日,一名“90后”雖然也刷新了一項記錄,但卻并不能令人贊許,因為她刷新的并非什么正面的記錄,而是“最年輕貪官”的記錄。

日前,由貴州銅仁市思南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張藝涉嫌貪污罪一案在思南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張藝于2016年9月參加工作,2017年7月即著手開始實施貪腐行為,案發時年僅25周歲,是迄今為止銅仁市范圍內查辦的最年輕的職務犯罪被告人,與此同時,在全國范圍內,也尚未有比她更年輕的涉腐干部處理的報道。

其實,將張藝稱作“貪官”,多少有些名不副實,因為這位年輕干部參加工作才不到兩年,只是一名負責出納工作的基層公職人員,級別很低,無疑不符合人們對“官”的定義,充其量不過是一名“小吏”。但是,就是這樣一名年輕的“90后”基層公職人員,竟然利用自己手中那一點點職權,犯下了不小的貪腐罪行,實在令人咋舌。

據《貴陽日報》報道,被告人張藝在案發前,是思南縣社會保險事業局的會計兼出納。作為財務工人員者,她雖然沒有太大權力,卻占盡了職務的好處。利用職務之便,張藝虛構了王某某等10人在思南縣參加城鄉居民社會養老保險的虛假事實,又以王某某等10人參加其它社會養老保險為由申請城鄉退保,騙取社保資金,同時還侵吞了楊某某等89 人退回的重復領取養老保險待遇金(含死亡超領),涉案金額共計40余萬元,數額巨大

對此,環球網將張藝形容為一名“女蠅貪”,和一些處級、科級的“小官巨貪”相比,她的劣跡顯然更加夸張,也顯得更加“敢貪”。人們常說,“90后”是敢想敢為的一代,而張藝無疑把這種特質用在了錯誤地方上。

其實,回顧以往的案例,張藝雖然是最年輕的一個,但是,卻不是唯一一個早早踏上貪腐“不歸路”的青年干部。就在今年3月13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一份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被告人羅覃柱受賄27萬,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而這位被判三年的羅覃柱,竟然是1992年出生的,僅比這次受審的張藝年長1歲。

據判決書顯示,羅覃柱曾擔任成都高新區國家稅務局協稅員,職責是稅票賣票、發行、改卡(修改稅控盤)、領票等公務。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期間,羅正利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托多次違反辦稅服務廳排號取號順序規定,為他人優先辦理涉稅業務。違規幫助他人提高建材商貿等新企業首次批票的發票份數,違規幫助他人進行改卡審批等。

羅覃柱受賄時,才剛滿24歲,而張藝也是在24歲時開始犯案的。以往,人們常常認為,這樣的“職場新手”不大可能掌握職務腐敗的“機巧”,但一個又一個案例正在提醒我們,腐敗已經出現了“年輕化”的新趨勢,反腐也必須全方位、無死角覆蓋才行。不難想象,像這樣的人“順利的”位高權重之時,又會作出怎樣的事情。

在“最年輕貪官”的話題之外,由貴州銅仁市思南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這起案件中,還有一點值得人們關注,那就是這起案件的處置流程。據報道,該案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銅仁市開庭審理的首起監察委移送審查的職務犯罪案件。自從各級監察委在今年全面建成之后,許多地方都已經打開了由監察委移送審查職務犯罪的先河,這一處理方式,有望在之后成為通例。

反腐工作是一場持久戰,既需要組建監察委這樣有力的制度保障組織保障,也需要反腐工作者擦亮眼睛,跟上時代,隨時對最新的腐敗動向保持密切關注,有的放矢,如此才能維持官場的清廉。對于“90后”貪官的出現,我們倒也沒必要太過心痛。畢竟,選擇貪腐的人是少數,在反貪反腐的戰線上,有更多年輕的“90后”新鮮血液正在加入,對于未來的反腐戰役,我們有充分的理由選擇樂觀。

    閱讀下一篇

    師東兵中共高層《政壇秘聞錄》風

    在日前原深圳市長許宗衡案件帶來的網絡震動中,一宗“作家師東兵討伐許宗衡”事件意外成為焦點。在此焦點背后,連帶出一